话题互动环节(4)


左起:陈宇威、茅忠群、仲继寿、姜博士、Michael von Hausen、清家刚

    主持人:进入到最后一个环节,短暂的点评。请毛总、仲博士、三位主讲人以及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姜博士上台。
    第一个问题,请问清家刚准教授:问卷调查中是否由专业人员填写,被调查人因自身个体差异对填写表格的主观偏差如何解决。比如说身体强壮者与身体虚弱者对较差环境的敏感程度不同是怎么考虑的。
   
    清家刚:首先6000份案例在被调查当中没有身体状况极端特别的。首先调查也不是要求完全客观,根据调查对象自己的感觉主观判断。虽然6000份问卷中有个别的病患夹杂在中间,但是这些人的整体比例非常低。6000份问卷的目的不是要分成一个特别科学精确的值而是一个大致的框架,针对病患的调查我们有另外其他的问卷。
   
    提问:请问清家刚准教授:关于日本居民健康的调查工作是由政府主导吗?调查工作每年都进行吗?安心度主要涉及哪些?
   
    清家刚:调查活动主办机构是民间机构,不是每年都进行这样的调查。昨天伊香贺老师在演讲当中提到具体的住宅当中会引发何种疾病,这样非常具体的结果是民间机构无法得到的,主要是与地方政府进行合作。即便是大学出面直接向当地市民进行调查,也有很多不变之处,所以通过地方政府协助调查。
    关于居民身体健康状况的调查是每年都在进行的。
    安心度和居民的健康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主要是抗震和防火功能,首先我住在这个地方要保证自身安全。日本关于防火和防震有很严格的标准要求。
   
    提问:请问Michael von Hausen:黄石案例当中有一条斜向的道路贯穿了南侧的场地,有什么特别的考量吗?场地原有的机理,比如交通、绿廊有这样的考虑吗?
   
    Michael von Hausen: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在我们进行设计的时候,需要考虑不同的层次。在当地进行设计要考虑到人员和物资的流动,考虑当地的需要。所有的交通体系是联系在一起的,设计分不同等级、不同层次。比如北京到广州的高铁系统经过黄石,速度是300公里/小时,要把小的城市和当地相对大的城市通过本地的一些公路或者火车网络联系起来。还有当地公交车系统、电车系统,进入区域内部还有自行车系统以及人行道系统。所有的系统都是一种无缝衔接的互联的体系,我们强调的是一个让人们进行良好生活的场所。
    系统设计的时候我们还要考虑在人员和物资流动的时候还有当地的水陆交通系统,也就是当地的渡口能够把本区域通过湖泊和河流运送物资。这个时候水路交通就是原有的交通体系和陆地的交通体系更好的连接。
   
    主持人:请问毛总,对健康住宅未来的发展,听了上午几位嘉宾的分享以后,用一句话来做一个点评。
   
    毛总:我学习了很多,强烈的感觉到健康住宅就是未来的方向。谢谢!
   
    主持人:姜博士端午节前刚好在清华大学开了健康城市的国际会议,讨论了很多问题,今天讨论的尺度是社区和住宅层面,请姜博士谈一谈他对今天分享经验的点评。
   
    姜博士:谢谢何教授。今天很荣幸,上午收获特别大,有很多的感想和领悟,尤其是刚才听到Michael von Hausen先生的介绍,我下来还跟他聊,觉得Michael von Hausen介绍的很多理念跟我们传统的理念是不谋而合的。比如天人合一,比如说风水,人和自然是合二为一的,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不能凌驾于自然之上,我们顺着水、顺着山去规划我们的生活空间,从自然中索取也要返还给自然。现在很多规矩我们都忘记了,技术上很先进,现在我们要返回到原来传统的一些东西上去。
    建筑和规划我是外行,说回到健康,其实健康跟环境的关系我们也有一个探索的过程。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是有了病去医院看病,医院里面总是满满的病人,看病非常不方便,后来我们发现健康是可以控制的,跟环境有关系,包括居住环境、工作环境当然也包括社会环境,我们社会的网络以及自己的生活习惯。后来又有一些新的发现,人跟环境是相互作用的,我们改变了环境,环境改变了我们。刚才Michael von Hausen先生提到温室气体排放的问题,使气温升高,引发海啸等自然灾害,这些问题作用到我们的健康上面。所以我们不但要关注自己的健康,也要关注环境,保护环境、治理环境、尊重环境。其中也包括了居住环境健康的因素。
    很高兴有这么多专家关注这个领域,实事求是讲,到底居住环境对健康产生的不良影响有多严重,一些问题我们认识的还不是太深。所以希望在今后的时间里我们世界卫生组织能够跟大家合作,继续推动这方面的研究,推动国内居住环境健康领域的进一步发展,让居住健康问题深入到每个人的内心。
   
    提问:请问陈总:太阳能系统补充采暖的效率如何,能够提供大约多少的贡献率?
    容积率对健康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陈宇威:太阳能系统只用于提供热水,所以并不参与到管网系统,热水系统占70%,其余部分用于供电。
    第二个问题,最重要的是习俗和文化,大家居住在小区都希望相互之间有适当的距离,有花园可以享受,有私密性考虑。在高容积率的环境里,最主要的问题是传统居住观念与开放式街区理念的融合。这是最大的挑战。
   
    仲继寿:首先非常感谢各位专家,包括世卫组织的领导以及在座的工作人员。第二,我今天上午最大的感受是健康这个问题的参与者远远不是建筑师。我认为容积率对健康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到底我们城市的未来是什么,我们社会的未来是什么,需要管理机构、研究者、业主、建筑师、一起去面对个问题,而不是人为的创造问题。
    实事求是的讲,我是很佩服陈先生的,能够在7的容积率基础上考虑健康问题,给老百姓一个好的交代,但是7的容积率是由开发商和规划者制定的。所以健康关系到每一个人,需要各个层面的共同努力。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仲主任。今天上午的议程全部结束,再一次代表主办方感谢大家到会,也祝大家后面的议程愉快。

 

           
健康住宅理论与实践国际论坛
版权所有:国家住宅与居住环境工程技术研究中心